首页 倩男幽魂 下章
第三章
第三章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哦,不,说的是皇甫逸,笑的也是皇甫逸。

 静玄通常只是安静地听着,偶尔回答一句罢了。

 但饶是如此,皇甫逸还是觉得十分开心。

 他从小在树林中长大,与世隔绝,可说是第一次到这个花花世界,对什么事自然都感觉新鲜。

 “咦,前方有个亮着很多灯的房子是做什么的?好多人进进出出,看起来好热闹啊。我们去看看吧。”

 “施主,那是贫僧不方便进去的地方,我们还是走吧。”

 “走?不,不,这个『怡院』看起来很好玩啊。”看到门口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子,皇甫逸眼睛都亮了。“我们进去吧。”

 皇甫逸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静玄的手就往里头闯。

 门口的老鸨和几个女一看到两人,顿时惊呼连连!“哎呀,好俊的客官啊。”

 “对啊,从没见过这么俊的男人。”

 “天啊,连这个小和尚也长得比女人还美。”

 “是啊,这么美的人竟然跑去当和尚,真定暴殄天物啊!”静玄向来清心寡,不近女,今天忽然被一群像母一般叽叽喳喳的女人团团包围,顿感吃不消。

 皇甫逸搂着他的肩膀,坏心地大笑“哈哈,小师父今天可算开了荤了。”

 “哎呦,客官请放心,我们怡院的姑娘对南北各路英雄向来一视同仁,绝对会好好招待您和这位小师父的。”

 “哈哈,很好,很好!”皇甫逸大笑地拉着小和尚进去了。

 静玄边被拖着走,边努力挣脱,无奈男子的手力极强,让他硬是被拉进了院…

 ++++++

 两人被一路簇拥着进入了一个香气袅绕、俗不堪的房间。

 “快,姑娘们,快上酒啊。”老鸨吆喝着。

 “等等,我们赶路赶得身臭汗,要先好好洗个澡。”

 爱美的皇甫逸虽然是鬼,但却是非常爱洗澡的干净鬼,从小到大,每天都洗花瓣浴。

 “哎呀,客官,难得有男人像您这么爱干净,这可是姑娘们的福气啊。”

 “是啊,真是我们的福气,摸起来不知有多舒服呢。”几个姑娘不但笑得花枝颤,还不停地往男人身上蹭。

 皇甫逸不改风鬼本笑眯眯地徜徉在温柔乡中,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样。

 静玄紧皱起眉头,心里感觉非常不舒服。

 “施主,出家人此地不宜久留,贫僧先告退了。”

 “不准走!”

 开玩笑,师父特别代他不可离开这个小和尚身边,不然小命堪忧,他怎么能让他走。

 可是他是真的很想洗个澡啊,浑身臭熏熏的,真受不了。

 “客官,洗澡水已经准备好了,请里边请。”一个小丫寰咚咚地跑了过来,娇滴滴地说,还不时对俊美的小和尚猛送秋波。

 “施主,贫僧先走一步。”静玄不为女所动,还是十分坚持先行离开。

 皇甫逸拿这个不解风情的和尚,简直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办?

 有什么可以不让他离开身边,又可以洗澡的办法呢?

 哈!有了,就这么办!“呵呵,小师父,洗澡水既然都放好了,怎么可以辜负姑娘们的一片心意呢?”皇甫逸笑咪眯地说。

 “对啊,让姑娘们好好伺候你吧,能伺候这么俊俏的和尚,也是她们的福气呢。”

 “是啊,让我们姐妹好好伺候你吧。”

 “各位女施主请自重。”眼看一群女人就要扑过来,静玄急得转身就走。

 皇甫逸一把从后面将他抱住。“哎呀,别走啊。去去,你们几个快出去,别吓坏了我们纯洁的小师父。”

 “客官不要我们姐妹伺候吗?”一群女人个个出失望的表情。

 “不必了,我们自己来就行了。”皇甫逸边说边搂着静玄的肢,往里头走去。

 静玄被他这么一搂,身子霎时一软。

 他身为佛门子弟,谨守戒律,几乎少与人有任何肢体接触,但自从遇到这个大喇喇、不按牌理出牌的男子后,常常被他不经意地又搂又抱,实在让他又羞又急,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静玄晃神的时候,已经被男子带进了雾气弥漫的澡堂中…

 “哈哈,太好了!本公子今天要好好泡个香的花瓣浴!来,快把衣服了!”

 “什么?”静玄听了差点没晕过去。

 “不,是不是要我帮你?”皇甫逸一笑,立刻动手扒他的衣服。

 “施主请住手!”静玄一声厉喝!静玄越是疾言厉,皇甫逸就越是嬉皮笑脸。

 “嘻,你我都是男人,怕什么?!”

 皇甫逸虽然是个小鬼,道行浅薄,但对于衣服这种小把戏还是很驾轻就的,只是一个弹指,静玄在一瞬间就被得一丝不挂了!“啊…”静玄惊呼一声,来不及思考为何自己的袈裟会在一瞬间消失,他只顾着跳进池中,手忙脚地遮掩住自己的身体。

 皇甫逸见状笑得更恶了。“嘻,没想到小师父这么迫不及待,要和本公子共享鸳鸯浴!”

 又一个弹指,皇甫逸的衣服也在瞬间消失。

 静玄瞪大了眼,屏住了呼吸。

 这是他有记忆以来,生平第一次见到人的体。

 佛门的生活保守严谨,每个人都是包得密密实实的,根本不可能有机会看见别人的身体。

 “怎么样啊?小师父,是不是很好看?”

 看到静玄看得目不转睛,皇甫逸揶揄地说。

 静玄一下红了脸,立刻垂下双眼,不敢再看。

 皇甫逸哈哈大笑,噗咚一声,跳进了池中…

 静玄被溅了一脸的水,眼前一阵模糊,就在朦胧之中,只见一个身影来到了眼前,捧起了他的脸庞…

 “啧啧,可怜的小师父,被水溅了一脸,别怕,我来帮你擦干…”

 就在静玄还在晃神的时候,突然感觉脸上有东西在游移…

 佛祖啊!他…他…竟然在我?

 静玄几时和人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只觉得被男人过的地方犹如火烧般,烫得吓人。

 “施…施主请不要这样!”

 小和尚的睫沾着水珠,微微颤动着,白皙的肌肤染上羞涩的红晕,让皇甫逸看得血脉贲张,立刻像铁一样硬了起来。

 但他一向重视气氛,不喜欢草草了事。

 于是乎强火,决定仔仔细细、好好享受眼前这场美味的飨宴!看到男子笑得眯眯的,静玄又羞又怒,一把将他推了开去…

 “施主请移步,身为佛门子弟,贫僧不喜与人如此接近。”

 “哎呀,什么施主、贫僧,听得怪别扭的。如今我们两人也算是坦诚相见了,实在不应该连彼此的名字都不知晓。来,让本公子自报姓名。我姓皇甫,单名一个逸字。你呢?”

 静玄犹豫着不知要不要回答。

 “不说的话,本公子就再帮你干净。”

 “好,好,我说。”静玄算是怕了他了!“我是孤儿,没有姓,从小把我带大的师父给了我法号,叫静玄。”

 孤儿,他是孤儿?

 皇甫逸忍不住深深看了他一眼。

 他的命运跟自己好像,也是从小无父无母,被师父带大的。

 皇甫逸心中不对他起了怜惜之心。

 “我跟你一样,也是从小被师父带大的。你今年几岁了?”

 “我十六。”

 “十六?跟我一样,那几月生的?”

 “这我不确定,不过师父说他是在四月时在宝佛寺大门前捡到我的。”

 “四月?哈,我走三月生的,比你大上一个月,以后你就叫我哥哥。”

 静玄闻言脸都红了。“施主,贫僧觉得此举不妥。”

 “又来了,本公子不要再听到什么施主、贫僧的,如果你再犯的话,我就…”

 “就怎么样?”

 “我就这样…”

 毫无预兆地,静玄被强吻了。

 男人的双十分火热,却无比柔软,灵巧的舌头侵入口内,卷住了自己,热烈地辗转

 静玄脑海中一片天旋地转,只觉得身子轻飘飘的,不知身在何处。

 “哼嗯…嗯…”无人的呻在弥漫的水雾中飘送…

 原本带着调戏心情的皇甫逸,此刻却是完全沉溺在小和尚丝绸般柔软人的双间…

 “哦…你真…”

 静玄被皇甫逸在池边,吻得死去活来,无法呼吸,差点要昏了过去…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多年的修行让静玄总算还维持了一丝清明,立刻在心中默念起师父教他的“定心咒”…

 破…

 “啊…”皇甫逸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瞬间将他弹了开去…

 “呼…呼…”静玄口起伏,气息不均地着气。

 “哎呦,痛死了…”皇甫逸在池中跌了个四脚朝天,股喊痛。“你也太狠了吧?”

 静玄一头雾水,他只不过在心里念了“定心咒”其他根本什么都没做啊。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师父圆空大师所传授给他的“定心咒”乃是法力极为强大的佛咒,那是静玄的修行尚浅,尚发挥不出一成的法力,否则的话,像皇甫逸这种小鬼早被他收拾得服服贴贴了!“哼,好痛啊…玄弟,你看,哥哥的股都红了!”皇甫逸转过身去,背对着他,翘起了光溜溜的股。

 静玄看得眼珠子差点掉了下来,一时间也没去注意他叫了自己什么。

 “玄弟,来,快帮我。”皇甫逸将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瓣上。

 “这…你…你…”静玄脸红似火,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

 “什么你啊我的?快叫逸哥哥!”

 “逸…逸哥哥?”

 “嗯,好乖。”

 静玄无意中竟听话地叫了他一声,不急得脸通红。“施主,贫僧…”

 “哦!你忘记了我刚刚说什么吗?如果你再犯的话,我就要亲你哦!还是说…玄弟是故意的?老实说,你喜欢哥哥亲你对不对?”

 “没有!我没有!”静玄连忙急着否定。

 他身为“宝佛寺”首席大弟子,性格淡定,稳重自持,情绪很少有波动的时候。

 但自从遇到皇甫逸这个男人,时常被他胡搅蛮,常常搞得他只觉得脑袋像浆糊似的,很多时候都不知如何是好。

 “哈哈,玄弟脸红了。好,我不闹你了,来,哥哥帮你擦背吧。”

 “擦背?”静玄吓了一跳,连忙拒绝“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自己擦背怎么会舒服呢?来,玄弟跟哥哥就不用客气了,等我帮你擦完,你再帮我擦。”

 “什么?”静玄光想象那个画面就心如擂鼓,脸蛋也烧了起来。

 皇甫逸哪管三七二十一,一把将静玄转过身去,就拿起一旁的丝瓜布,帮他擦起背。

 水雾袅绕中,一片静蕴。

 男人的手在自己的背上游移,带着说不出的亲密暧昧,让静玄的身子微微战栗,渐渐酥软…

 “玄弟…舒服吗?”

 “哼…嗯…”几不可闻的人呻让皇甫逸的<倩男幽魂> M.IgMXs.COM
上章 倩男幽魂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