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倩男幽魂 下章
第四章
第四章

 娇媚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皇甫逸还没来得及制止,门已经啪地一声,被打了开来…

 可恶!是哪个不识相的混蛋敢来坏了本公子的好事?

 皇甫逸大手一抓,散落池边的衣服立刻一一飞回到手上。

 他将袈裟披在软倒在一旁的小和尚赤的身体上,自己则随便披上一件单衣,怒气冲冲地朝来人走去。

 “来者何人?”

 “公子,奴家名唤胭脂,乃是怡院的头牌。听姐妹们说,店里来了位俊美无双,贵气出众的贵客,就厚着脸皮,不请自来了,还望公子多多见谅。”

 开口说话的女子,娇滴,肤白赛雪,嘴角有一颗人的小黑痣,更显得风情万种,不愧是头号红牌。

 皇甫逸不改风鬼本,见到美人立刻两眼发光,开始想着要如何取她的气。

 嘿嘿,反正现在师父不在,没人管,小和尚这顿大餐就先搁着,干脆先来吃点小点心吧!“胭脂姑娘,不如你和本公子两个到外头散散步吧?”

 “这位公子,不好意思,奴家是来找小师父的,不如让嬷嬷帮公子安排其他姐妹先行伺候吧。”

 “什么?你宁愿要找这个小和尚,不找我?”皇甫逸一副她瞎了眼的表情,不可置信地瞪着她!“是的,请公子见谅。”胭脂笑得十分温柔“奴家有些私事想请教小师父,不方便在外人面前说,还请公子让我们两个单独相处一会儿,等事情办好,奴家会立刻前去伺候公子的。”

 “不去!我和玄弟情同手足,本公子是不可能离开他一步的,我倒想听看看你有何事要找他?”

 “公子,既然你和小师父是兄弟,那奴家就不瞒你了。是这样的,我父母双亡,那时家徒四壁,丧事都是草草了事,如今奴家好不容易攒了点银两,想请小师父帮奴家的双亲办个超度法会,以尽一份为人子女的心意,还恳请小师父成全。”

 胭脂姑娘说到最后已是泫然泣,语带哽咽,显得十分楚楚可怜。

 静玄这时已经平复了情绪,也重新穿戴好衣服,听到姑娘的说辞,立刻动了恻隐之心。

 “这位女施主请放心,贫僧一定竭尽所能帮忙。”

 “我也去!”皇甫逸也赶着凑热闹。

 静玄老是被这个鲁男子搞得心烦意,恨不得能离他远点,闻言立刻面色一沉。“施主,做法事是十分庄严的事,请不要前去捣乱。”

 “什么?你说我捣乱?”小和尚此言大大伤了他的自尊心,何况还是在美人面前,气得他猛一挥袖“哼,本公子才不稀罕!笨蛋才舍下一群千娇百媚的姑娘们,跟你这个不解风情的和尚去做什么法事呢!”

 皇甫逸睹气地冷哼了一声,大步走出房门!静玄默默地看着男子离去的方向,表情十分复杂。

 胭脂微微一笑“小师父,我曾经请一位大师算过,今夜三更正是吉时,请小师父到时候跟奴家到后山去举行超度法事吧。”

 “好的,一切听施主安排。”

 “太好了,奴家代双亲谢过小师父。”

 “施主不必多礼。”

 “那今晚三更,就麻烦小师父了。”

 ++++++

 静玄一整晚都无法合眼。

 在澡堂那一幕幕不堪入目的画面,一直在他脑海盘旋,让他深感愧对佛祖,整晚都在诵经忏悔。

 佛祖啊,弟子意志不坚,犯了戒,实在不可饶恕,等弟子平安将琉光宝典送进宫后,就返回宝佛寺,闭关清修,从此再不踏出寺庙一步。

 对,等做完这场法事,就跟那个男人分道扬镳吧。

 打定主意的静玄这才心里踏实了点。

 他一踏出房门,就看到胭脂姑娘。

 胭脂姑娘穿着一身红色的裙装,笑盈盈地在门口接他。“小师父,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我们动作得快点,以免耽误了良辰吉时。”

 “好的…请问施主…”静玄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有看到贫僧的同伴吗?”

 “哦,那位公子啊,他跟我那群姐妹们寻作乐到半夜,刚刚才上歇息,恐怕要睡到上三竿了。”

 静玄默然无语,说不出心头是什么滋味。

 “小师父请上马车吧,今天由奴家亲自驾车。”

 “那麻烦你了,施主。”静玄收起纷的思绪,踏上了马车。

 马车一路奔驰,过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突然停了下来。

 “小师父,到了。”

 静玄掀开布帘,看到周遭黑漆漆的,一片荒芜,看不到任何人烟,也见不到任何墓碑。

 他下了车“请问施主双亲的坟墓在…?”

 “就在那里…”胭脂指向一片草丛。

 “那里?但那里并没有任何墓碑啊?”

 “他们被草草埋掉的时候,连墓碑都没有!”胭脂语音凄然。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静玄双掌合十。

 突然,不知从哪里刮来了一阵怪风,将地上提篮里的纸钱,刮得漫天飞舞…

 胭脂哀戚的脸色突然变得无比狰狞,一头长发随风狂舞,凄厉地大笑起来“哈哈,小师父,那个葬岗里,你猜猜埋了几个人?”

 在女子凄厉的笑声中,突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静玄心头一凛。

 他紧紧护住背上的“琉光宝典”眼神坚定地看着她。

 “你是何方妖孽?”

 “哼,哼,臭和尚,不要白费力气了,乖乖把宝典出来,本姑娘就饶了你一条小命!”

 “阿弥陀佛。女施主生前带有强烈的怨念,死后化为厉鬼,还是不得解。贫僧奉劝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少啰嗦!你这个臭和尚懂什么?你懂得一个女人被欺骗感情,失去一切的怨恨吗?我永远不会原谅那个臭男人,无论是否要下十八层地狱,我都会着他,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身上这本经书正好能增加我的法力,让我离此地,去找那个该千刀万剐的负心汉!这本经书,本姑娘是要定了…”

 胭脂一声厉喝,身上的红色衣袖突然爆长数十丈,像有生命的灵蛇般,猛地朝静玄扑去…

 ++++++

 皇甫逸生平第一次逛院,当然要好好玩个够。

 他昨晚沉醉在温柔乡中,快活不已,一直玩到三更半夜才睡去。

 虽然鬼是不用睡觉的,但累极了也会想打个盹。

 皇甫逸模模糊糊地半睡半醒,却突然心头一悸,猛地惊醒…

 不好!莫非是小和尚出事了?

 皇甫逸急得从上飘了起来,穿过了无数道墙,在院中到处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小和尚和那个胭脂的踪影。

 情急之下,他终于想到了去找老鸨…

 老鸨正在上睡得呼噜响,突然被人从中一把抓起…

 “喂,快醒醒!”

 “嗯…谁啊?啊,公子,你怎么来了?”老鸨惊喜地看着突然在她房里出现的皇甫逸。

 这个美男子天还未亮就迫不及待地跑来我的闺房,难道是想找老娘一夜春风?

 嘻,看来我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啊。

 老鸨眼角含,嗲声嗲气地说“公子,你放心,奴家的功夫可一点都不比那些小姑娘差,甚至耐力比她们还持久呢,保证会让公子歪歪的。”

 皇甫逸闻言差点没倒下!气急败坏地说“歪你的头啦!快说,你手下那个胭脂人在哪里?”

 “什么?谁?”老鸨瞪大了眼!“别装傻!就是你怡院的头牌,胭脂姑娘啊!”“天啊…客官…你没看错吧?她长什么样子?”

 “长得美的,嘴角还有一颗小黑痣。穿了一身红色的衣服。”

 “呜…是她没错…客官,你…你在哪里见到她的?”

 “就在澡堂啊!她昨晚突然跑来澡堂,跟小和尚约了去做什么法事,现在两人都不知去向。你快告诉我,她现在人在哪里?”

 “妈啊!见鬼了!见鬼了!”

 “啊?你看得出本公子是鬼?”皇甫逸惊讶地看着老鸨。

 “呜…公子到现在还有心情说笑?我说的鬼,是三年前自杀身亡的胭脂啊!”“什么?胭脂是鬼?我怎么没看出来?”皇甫逸惊讶地大叫!“不可能,你少骗我了,别跟我耍把戏,快把人出来!”

 “呜…公子,是真的!胭脂原是我怡院的头牌,这些年攒了些银两,本来想好好替父母修坟尽孝,也替自己赎身从良。不想遇到个丧尽天良的负心汉,不但骗了她的感情,还把她所有的钱都骗光了。她怀怨恨,身穿红衣,在自己房里上吊自杀了!她死前留下遗书,要化做厉鬼,找那个负心汉索命!这些年,我不断找法师帮她做法超度,无奈她的怨念太强了,一直魂不散。”

 皇甫逸闻言简直快急疯了!同样身为鬼,他当然知道胭脂的目标是“琉光宝典”!而那个笨蛋小和尚为了守护宝典,大概会连命都豁出去的!“可恶!她到底把小和尚带到哪里去了?”

 “这…这我不知道啊…”“啊!我想到了!快告诉我她父母埋在何处?”

 “在后面的山头上。离这里大概要几十里路。”

 皇甫逸情急之下也顾不得是否惊世骇俗,立刻飘了起来,穿墙而过…

 老鸨见到此景,吓得目瞪口呆,过了好一会儿才咚地一声,直地晕了过去…

 ++++++

 红色衣袖如群魔舞,从四面八方袭击而来。

 静玄心怀悲悯,盘腿而坐,一心一意想要此怨灵得到救度,持续唱诵“觉醒咒”…

 “一切业障海,皆由恶念妄想生,若忏悔,诚念实相,众罪如霜,慧能消除。以一念称唱,依陀罗尼神力,调伏消除贪嗔妄焰,使令觉醒愚痴妄灵,得以拯救一切苦恼…”

 静玄的四周筑起无形的法墙,红色魔袖千方百计都不能越雷池一步…

 “啊啊啊!臭和尚,我要你死!”

 胭脂然大怒,聚集全身的妖力,头飞舞的黑发在瞬间变成白发,倏地化为无数银针,往静玄飞而去…

 皇甫逸在此时刚好赶到,眼看小和尚就要陷入险境,心头大骇,立刻不顾一切地飞身救人…

 “玄弟…”

 一声熟悉的呐喊让静玄心头一震,霎时忘了诵念佛咒,法墙在顷刻间消失无形,眼看无数细针就要无情地入静玄的身体,突然一道身影挡在了他面前…

 “啊…”皇甫逸发出一声惨叫!虽然他用自身的法力挡去了大部份的银针,但一来他的道行原本就不强,再来胭脂对“琉光宝典”势在必得,银针聚集了她全身的妖力,乃是她最后的孤注一掷,威力自然不容小觑,所以结果还是有一小部份的银针刺入了皇甫逸的大腿,让他颓然向后倒下…

 “不…”静玄心头骇然,双手一张,一把将皇甫逸抱进了怀里…

 “施主,你…你…没事吧?”

 “哼嗯…如果你再叫我施主,我就真的有事了…”皇甫逸躺在美人怀抱中,虽然受伤了,还是不忘耍耍嘴皮子。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说笑?是想让我担心死吗?”静玄无奈地瞪了他一眼。

 小和尚这撒娇似的一眼,可真是勾魂摄魄,差点把皇甫逸的魂都勾飞了!“快告诉我,你哪里受伤了?”静玄看他心神忧惚、楞头楞脑的模样,焦急地追问<倩男幽魂> M.iGMxS.com
上章 倩男幽魂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