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倩男幽魂 下章
第二章
第二章

 静玄走进树林中时,突然背上一热。

 他伸手摸了摸背上的包袱,发觉竟是里头的“琉光宝典”在隐隐发烫。

 奇怪,这是怎么回事?

 做事向来严谨认真的静玄,身负护送佛门至宝的重责大任,一感觉不对,立刻卸下包袱,将身上袈裟的外衣下,铺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将包袱放在上头,双掌合十,默念佛号,连行三个大礼,再姿态恭敬地打开了它…

 琉光四

 一本约才巴掌大,看起来毫不起眼,古老陈旧的经书,在黑漆漆的树林里头竟然发出了万丈光芒…

 “徒儿小心!”

 云空道士眼明手快,大袖一挥,立刻遮住了皇甫逸的双眼!“师父,你搞什么鬼?”

 “别动!快把眼睛闭上,千万不要直视佛光。不然以你现在的道行,会法力大伤的!”

 “不过才一本破书,有什么好怕的?”

 “不要讲话!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

 “我是鬼,本来就不知死活啊!”“你…你…”每次跟徒弟斗嘴总是落居下风的云空道士,再次被得词穷。“少啰嗦!这可是能救你困的佛门至宝琉光宝典,你想出这个树林,还得靠它和那个小和尚的护持呢!”

 “靠这本破书?我才不稀罕。不过那个小和尚嘛…嘿嘿,长得确实有点意思。”不改风鬼本的皇甫逸一笑。

 云空道士见状忍不住窃喜。

 本来他还担心他眼光奇高的徒弟,会不肯跟和尚,以气、增加道行,好应付外界的凶险。

 现在看来,他是多虑了,这个小鬼看到这个美得连神仙也要疯狂的小和尚,口水都快下来了!“嘿嘿,怎么样?确实不赖吧,好徒儿,只要你能把这个小和尚到手,再加上琉光宝典的力量,保证你能去找那个妖妇报仇,早投胎转世!”

 本来还意兴阑珊的皇甫逸姿态潇洒地甩了甩衣袖,两眼放光地说道“好!这个小和尚就包在徒儿身上了!”

 ++++++

 “琉光宝典”大放光芒,却又在一瞬间光芒尽失,恢复成平常的模样。

 静玄虽然不知为何宝典会有如此奇怪的反应,但他深知此佛门至宝非人间寻常之物,不可以常理判断,于是更加恭敬地行了三个大礼,再小心翼翼地将包袱重新绑好,背到了身上。

 树林里漆黑如墨,只有树枝间散落微弱的月光。

 静玄心境清明,不畏不惧,安步当车地沿着小道,往树林的深处走去…

 “嗯…”突然,一阵几不可闻的呻在寂静无声的树林里响起…

 “哼嗯…救…救命啊…”惊慌羸弱的求救声让静玄突地停下了脚步。

 本着佛门子弟的恻隐之心,静玄没有多想,立刻快步往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奔去。

 一个身穿灰袍的中年男子,身血污,头发散,软绵绵地倒在大树下。

 静玄连忙蹲下查探他的鼻息。

 幸好,受伤的男子还有一丝气息。

 “施主,施主。”

 男子缓缓张开双眼“老天有眼…果然派人来救我了…”

 “施主,你撑着点,我扶你去看大夫。”

 “不…不用了…”男子吃力地息着“我…我被仇人追杀,身负重伤,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施主请勿气馁,我们现在去看大夫,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没时间了…我…我自己的身子,我很清楚…这位小师父,在我临终前,求求你帮我一个忙…”

 “阿弥陀佛,有什么代?施主请说。”

 “这…这个坛子…交给你…”男子从身后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小坛子。

 “这是?”

 “这…这是我儿子的骨灰坛…呜呜呜…”男子不舍地抚摸着,哭得好不凄惨“我这个孩儿,到处拈花惹草,好,不想,却招惹了帮派老大的情妇,被人砍了一百零八刀,连小都给剁了!”[切勿散播]

 “竟有这等惨事…”静玄轻轻叹了口气“施主请节哀。”

 “小师父…我孩儿惨死异乡,我实在是于心不忍…求求你帮我将他的骨灰坛送回老家,好吗?”

 “这…”静玄犹豫了一下。

 他身负护宝重任,实在不应该横生枝节,耽误行程。

 “小师父…求你了…这是一个父亲临终前的请求…求求你…”看到男子哭得好不伤心,静玄如何能够拒绝。

 “施主请放心,贫僧定不负所托。请问施主的老家在何处?”

 “我的老家就在京城外的景镇。”

 “如此甚好,贫僧正要往京城去。”

 “呜呜…真是佛祖保佑…那我孩儿就交给你了…”

 “那到了景镇要将这个骨灰坛交给谁呢?”

 “就麻烦你将它送到镇上唯一的宝塔去吧。到了那里,自然就会有人照料了。”

 “如此甚好,施主请放心,贫僧一定会安全将你孩儿送回老家的。”

 “好,那…那我就放心了…我…我死后…请你将我埋在这树下…”

 “施主,生死有命,请放心地走吧。如果你愿意,贫僧可以帮你的遗体火化,将你的骨灰坛一起送回老家。”

 “火化?”男子吓得差点跳了起来,连忙干笑几声“哈,哈,不用了,不用了!那样太麻烦你了。”

 “一点都不麻烦的。”

 “不用了!不用了!我…我怕痛!”

 “怕痛?”静玄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人死了,怎么还会感觉到痛呢?

 “对,对,我怕痛怕死了!尤其是火烧的痛我最怕了!小师父,难道你忍心我死前受折磨,死后又要白白受火焚之苦吗?呜呜…老天爷啊!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呜呜…哇哇…”

 听男子哭声有如洪钟,实在不像快要断气的样子。

 奇怪,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回光返照”?

 静玄想到一条生命就要消失,不不忍心地极力安抚“施主别哭了,贫僧一定照你的话做就是。”

 “太好了!你说话算话哦,千万不能用火烧我!”

 “施主请放心。”

 “好,一言为定,那我走了!告辞!”

 男子说走就走,头一歪,突然就这么断气了!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静玄楞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他连忙手持念珠,念起超度的经文,送他前往西方极乐世界…

 等念完经后,静玄才站起身来往树林后方走去,想去寻找可以挖土埋葬的东西。

 等静玄一走,皇甫逸立刻从骨灰坛中飘了出来…

 “哼!哼!臭师父,快起来!别再装死了!”皇甫逸往他师父的股踹了一脚。

 “哎呦!”云空道士痛得跳了起来!“臭徒儿!你想谋杀亲师啊?”

 “哼,臭师父,你为什么跟那个小和尚说我好,还被砍了一百零八刀?”

 “我不这么说,他能同情我们吗?”

 “那也不用说我的小被剁掉了吧?你这样说,他还以为本公子是太监呢!”

 “哎呀,以后你把人了,再把你的大拿出来给他看,不就证明你不是太监了吗?”

 “哼!强词夺理!”

 “嘿嘿,别气别气。师父这个妙计可以让你神不知鬼不觉地跟着小和尚,受到琉光宝典的护持。记住,除非万不得已,千万不要离开小和尚的身边。否则那个恶的国师法力强大,只要你离开超过十二个时辰,他就能察觉你的魂魄所在了。”

 “哼,让他来好了,我才不怕!”

 “笨蛋!”云空道士没好气地赏了他一个爆栗!“说什么大话?你在他眼中只是个不成气候的小鬼!他随便一挥手就能让你魂飞魄散!”

 “真有这么厉害?”

 “废话!不厉害的话,皇后能封他为国师,还这么宠信他?”

 “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啊?这么厉害的法术是跟谁学的?”

 “他…他是来自…哎,一言难尽!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吧。”

 “师父,那跟你比起来,谁的法力厉害?”

 “年轻的时候我们可说是不相上下,但现在…师父我是远远比不上他了…哎…”“哇,师父从年轻时就认识那个国师了?”

 “何止认识,我们可是从小一起…”

 “一起什么?”皇甫逸看师父话才说到一半,立刻好奇地追问。

 “少啰嗦!小孩子问那么多干嘛?这个拿去!”云空道土突然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样东西,进他手里。

 “这是什么?”皇甫逸感到手心一阵冰凉,立刻摊开掌心查看。

 一颗黑色的小珠子在月光的照下,隐隐散发出寒气…

 “丑死了!什么玩意儿?黑漆抹乌的。”

 “不识货的臭小子!”云空道士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这可是为师我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的避珠啊!”“避珠?”皇甫逸惊呼了一声。

 “避珠”可是他们做鬼的梦寐以求的宝物,能抵挡光的气,让他们也能在光天化下行走。

 “哇,师父,这东西不是银华公主视若生命的宝物吗?你是怎么拿到的?”

 “哼哼,师父我为了你这个臭小子,可是不惜牺牲相,才勉强骗到的。”

 “哇,师父…我对你的敬仰可是如江水滔滔,绵延不绝啊!”“是吗?嘿,师父很厉害吧?”云空道士得意得尾巴都快翘起来了。

 “是啊,是很厉害,连那个天下第一大丑女,师父都睡得下去,真是太厉害了!”

 云空道士闻言差点没气晕过去!“谁说我跟那个女人睡了?”

 “是师父自己说的啊。你不是说你牺牲相吗?”

 “我只不过是对她抛抛媚眼,送送秋波而已,不行吗?”

 “行!行!师父说什么都行!”皇甫逸爱不释手地把玩着避珠。“嘿嘿,从此以后本公子就不用老是在黑夜出没了,师父,你此举可是造福了天下苍生啊。”

 “怎么说?”

 “从此以后,那些美女们就不用痴痴地等到黑夜,在白天也能跟本公子翻云覆雨了!”

 云空道士闻言差点倒下!“你这个自恋的小鬼!你给为师听清楚了!以后不管什么俊男美女,你一个都不许碰。要把全部的精力放在小和尚身上,听到没有?”

 “什么?只跟一个人做?那我会无聊死的!”

 虽然小和尚确实长得美若天仙,但风,好不容易能在人间游玩的皇甫逸怎么肯放弃尝遍天下美人的大好机会!“你懂什么?小和尚佛缘深厚,将来必是一代高僧。跟这种有修行的人爱一次所得到的法力,是你跟一百、一千个凡夫俗子上也得不到的!”

 “好,好,听你的,听你的!”皇甫逸看师父气急败坏的模样,顽皮地吐了吐舌头。

 他表面上答应了师父,但心里早打定了主意。[切勿散播]

 跟小和尚做归做,以后逮到机会,还是要换换口味,不然不就白白在人间走这一遭。

 “其实现在师父担心的不是你肯不肯跟他做,而是那个小和尚肯不肯跟你做?”

 “什么?师父,你对你徒弟的魅力也太没信心了吧?只要我一出手,哪一次不是手到擒来?什么正人君子,贞洁烈妇,<倩男幽魂> M.iGMxS.com
上章 倩男幽魂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