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倩男幽魂 下章
第九章
第九章

 夜黑如墨,风森森。

 在国庆大典的前七天,风道士就开始开坛做法!他原是“七星教”的首席大弟子,也是未来的掌门人。

 却在二十年前,因恋上同门师弟而惨遭驱逐出门。

 他不但一夕之间失去挚爱,失去地位,更失去了栖身之所,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要不是后来被皇后赏识提拔,他可能到现在还在江湖,过着被人看不起的日子。

 如今,他可是一国之师!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多少人必须听命于他,任他差遣!但这还远远不够!现在只要除去皇帝,让皇后登上帝位,以后这个江山就在他的股掌之中了!“哈哈…”狂妄的笑声和着铁鼎中冒出的阵阵青烟,飘散在空中…

 云空道士在修行时,突然心神不宁。

 他起身到了门外,忽见远方的天空出现层层云雾,呈现灰败的乌青色,诡谲难测!云空心头大骇!不好!师兄竟然使出“七毒大法”!“七毒大法”歹毒无比,凶险异常。

 所施法的对象,将在七天后突然七孔血身亡,查不出死因。

 但对方如有更强大的力量护持,则毒素将反扑回施法之人身上!看来七天后,天下必有大!师兄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施法的对象到底是谁?

 云空踱着方步,掐指一算,推算时间,发现七天之后正是国庆大典!不好!难道师兄做法的对象竟然是皇帝?!不行,他一定得阻止此事发生。

 逸儿如要再次投胎皇室,皇帝必须活着!但云空道士深知师兄的法术高强,就算他拼了这条老命也难以抵挡。

 对了,如今只有借助“琉光宝典”的力量,或能勉强为之一搏。

 看来逸儿的命运就系在小和尚的身上了…

 ++++++

 和云空道士告别后,皇甫逸和静玄再次踏上了旅途,这时他们离京城已经不远了。

 因为少了避珠的保护,皇甫逸只能在太阳下山后才能现身,白天时都必须待在骨灰坛中接受琉光宝典的护持,并休养生息。

 这天,黄昏后,他们行经了一个山谷。

 皇甫逸可能是在坛子里憋久了,一现身就开始劈里啪啦讲个不停“玄弟,再几天我们就到京城了,我听说京城里,各式各样好玩的东西不少。到时候哥哥就带你好好玩个痛快!”

 静玄对玩乐虽然没什么兴趣,但看见心上人兴高采烈的模样,内心就充欢喜“好啊,到时候就麻烦逸哥哥带我去玩吧。不过我们首先要把琉光宝典送进宫才是。”

 “当然。你把任务完成了,也才能玩得轻松嘛。”

 两人在说笑间,突见一雪狸,通身雪白,双眼如神,朝着他们摇头摆尾,模样可爱无比。

 “哈,好可爱的畜生。玄弟,哥哥把它抓来给你玩玩如何?”

 “不要了,逸哥哥,逸哥哥…”静玄话还没说完,皇甫逸就已经追着那雪狸去了!静玄怕与他走散,也连忙追在他们身后。

 雪狸一边跑,一边还回头张望,似乎在留心他们是否有跟来。

 皇甫逸一心只想把这可爱畜生追到手,献给他心爱的小和尚,也没有留意雪狸的异状。

 就这样你追我跑,雪狸突然钻进了一个仅有一人宽的窄小山中…

 “可恶的畜生!你以为这样我就抓不到你了嘛?”皇甫逸十分火大地说。

 “逸哥哥,别追了!”静玄怕他贸然进入山中,不知有什么危险。

 “不行!我非得追到那畜生不可!玄弟别怕,你在外头等我,我一会就把那畜生抓来给你!”

 “那我跟你一起去。”

 静玄对皇甫逸爱逾性命,怎么可能让他一人单独涉险。

 两人手拉着手,一前一后,钻进了山中…

 山的另一头,原来别有天。

 此谷百花盛开,绿草如茵,宛如世外桃源,景致无比动人。

 “哇,玄弟你看,这地方是仙境吗?”皇甫逸发出由衷的赞叹!“是啊,真美。”静玄也不陶醉在这与世无争,安静祥和的美景之中。

 “可恶,那畜生跑哪里去了?”皇甫逸四下张望。

 “逸哥哥算了,那雪狸生活在这么美的地方,你何苦带它出去外面的尘世受罪呢?”

 “说的也是,这地方这么美,连我都不想走了。”

 “咦,逸哥哥你看,那雪狸在那里,似乎在跟我们招手呢。”

 皇甫逸果然看到那只雪狸在那里对他们挥挥小手,模样无比逗趣。

 “哈哈,玄弟,看来这小畜生想带我们回它家坐坐呢。”

 “那我们就去小雪狸家拜访拜访吧。”

 静玄跟在皇甫逸身边久了,说话也学着调皮起来了。

 ++++++

 两人安步当车,悠闲地晃啊晃,小雪狸似乎焦急极了,不断地跑到他们身旁,似乎在催促他们走快点。

 皇甫逸之前追这小畜生追得如此辛苦,现在当然要好好还以颜色,故意慢地走,急死那个小畜生。

 静玄自然知道心上人的顽皮心思,只觉得这一人一狸互相斗法,实在有趣。

 两人在山谷中越走越觉得此处美不胜收,实是人间仙境。

 “玄弟,这地方真好。安静又隐蔽,没什么人来打扰我们,干脆以后我们把经书送进宫后,就回来这里住吧。”

 “这里如此安静,逸哥哥不怕无聊吗?”

 “无聊的时候再到外边的花花世界玩玩不就行了?”

 “如此甚好。那以后我们就在这里住下来。”

 如果能和逸哥哥生生世世都住在这人间仙境,夫复何求。

 两人一路谈天说地,终于到达了小雪狸的“家”

 “咦,这里竟然有个小茅屋?”皇甫逸有点失望地说“原来这里不只我们两人,早有人住了。”

 “小雪狸如此聪明不怕人,本来就应该是有人饲养的。”

 “哈哈…”屋内突然传出一阵浑厚朗的笑声“小师父果然冰雪聪明,不愧是圆空的首席弟子啊。”

 静玄闻言心头一惊“施主认识贫僧的师父?”

 一位蓄着白胡子的高僧从屋内慢慢走了出来“岂止认识,圆空那小子,还得叫我一声师祖呢。”

 静玄闻言惊讶不已,他师父就已经年近百岁了,这位师祖更不知高龄多少?

 “阿弥陀佛,弟子静玄拜见师祖。”

 “呵呵,好,好,好孩子。”寂空大师似乎非常喜欢静玄,不停微笑点头。

 “逸哥哥,你也来拜见师祖吧。”静玄牵着皇甫逸站到了大师面前。

 “拜见师祖。”皇甫逸乖乖地双掌合十行礼如仪。

 “嗯…”寂空大师仔细凝视着他,让皇甫逸好生奇怪。

 “玄弟,这老家伙是不是没见过像我这样的美男子啊?”皇甫逸在静玄耳边顽皮地低语。

 “逸哥哥,别说了。”静玄看出这位师祖的修为高深难测,深怕心上人不小心得罪他,会受到惩罚。

 “哼,你这个小鬼,凭你这点道行,就想在我面前耍嘴皮子?”

 皇甫逸知道自己已经被看穿了身份,闻言也不生气,就只是笑笑地说“大师果然厉害,弟子佩服不己。”

 “我们佛门没你这样的弟子。”

 皇甫逸脸色一沉。“哼,没有就没有,谁稀罕当你们的弟子?要不是玄弟拉着我,我才懒得跟你这个老头子说半句话呢!玄弟,我们走!”

 皇甫逸拉着静玄扭头就走。

 知道心上人在气头上,静玄安静地不出声,默默地跟在他身边。

 “哼,死到临头了,脾气还不小!”

 静玄闻言,一下止住了脚步,转身问道“师祖何出此言?”

 “想知道的话,就一个人进来。”寂空大师丢下这句话,就转身进了屋里。

 “别听他胡说八道!我们走!”皇甫逸气愤地说。

 “不,逸哥哥。师祖的道行深不可测,他会这么说一定是有原因的,你让我一个人进去听听看他怎么说,不然我不安心啊。求求你,逸哥哥。”事关心上人的安危,静玄绝不能掉以轻心。

 “好好,随便你。”皇甫逸最经不起小和尚哀求的眼神。

 静玄嫣然一笑,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就转身进门了。

 只留下一个手摸着脸,一脸傻笑的男人站在门外。

 ++++++

 “师祖。”静玄恭敬地合掌行礼。

 “坐吧。”

 “谢谢师祖。”静玄在他对面盘腿而坐。

 “圆空那小子还好吗?”

 静玄听到自己最敬畏的师父被唤做小子,不莞尔。

 “是,师父很好。”

 “嗯。”寂空大师满意地点点头。“那小子有眼光,竟然教出你这个好徒儿。”

 “师祖过誉了,静玄愧不敢当。”

 “静玄,圆空应该是打算把住持一位传给你吧。”

 静玄闻言微微低下头“是,承蒙师父厚爱…”

 “可是因为你与那个小鬼的这段尘缘,你并不打算接位,是不是?”寂空目光如炬,定定地凝视着静玄。

 静玄感觉在大师的面前无法隐藏任何真相,诚实地点点头。“是的,师祖,弟子打算陪着他迹天涯,永不分离。弟子知道此举有辱佛门,已做好被逐出佛门的准备了。”

 “傻孩子。佛在心中,就算你身不在佛门,佛也不会离开你。”

 静玄闻言心中悸动。“是的,佛一直在弟子的心中,不曾离开。”

 “静玄,你第一次见到那个小鬼的时候,是不是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师祖怎么知道?”静玄讶异地问。

 他第一次见到逸哥哥的时候,确实觉得似曾相识。

 “哎,你与他是三世情缘。自然会感觉如此。”

 “我与逸哥哥是三世情缘?”静玄心头一震。

 “前两世,他是个剑客,你则是他在练剑石前的一棵竹。你痴心地爱上了这个剑客。再下一世投胎,他成了佛雕大师,你则成了他的徒弟。”

 原来我上辈子是逸哥哥的徒弟啊…静玄闻言心中甜蜜。

 “但这一世…哎…”寂空的一声叹息,让静玄心头一跳!“师祖,这一世,难道我跟逸哥哥…”

 “这一世,你和他的情缘十分短暂,难以持续。”

 静玄闻言眼前一黑,身子不自主地发冷。“我不相信…我…我…”

 “静玄,你是修行的人。该知,缘起缘灭,不需强求。”

 “可是我…我…”

 寂空看静玄痛不生的表情,淡淡地说“痴儿,放下吧,让他走。”

 “让他走?走去哪里?”

 “他是鬼,不属于这个世间。到了该投胎转世的时候,自然就该走了。”

 “但我舍不得,舍不得…”静玄再也忍不住落下泪来…

 “痴儿,舍不得也得舍,你可知他即将大难临头?”

 “什么?逸哥哥有大难?”

 “我昨晚观测天象,见皇宫方位天象诡谲,必有大事发生。皇帝命在旦夕,如你不赶往救援,一旦皇帝丧命,那个小鬼投胎无望,必会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静玄心头大骇!“<倩男幽魂> M.igMxS.cOM
上章 倩男幽魂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