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倩男幽魂 下章
第七章
第七章

 狂风大作,雷雨加。

 已经连赶了三天路,几乎毫无休息的小和尚,依旧不知疲累地冒着大风雨前行。

 心好痛。

 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已经这么疲倦了,还是无法停止想起那个狠心的男人?

 他知道他身负重任,不能倒下。

 但他多希望能就这么昏睡过去,再也不要醒来…

 当云空道士终于找到小和尚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昏厥在大树下的身影。

 “喂,小和尚,你怎么了?”云空道士将他一把抱起。“哇,身子这么烫,一定是发烧了!”

 云空连忙将他背在身上,往镇上跑去。

 找了家客栈,又找了大夫。

 等喂小和尚吃好药,看他沉沉睡去,已经是半夜时分了。

 “哎哟,折腾死我了。”云空道士捶了捶酸疼的肢,回到自己的房间。

 “好了,现在该来看看我可怜的徒儿了。”

 云空解开小和尚的包袱,拿出骨灰坛放在桌上,用双手在空中画了一道“现身咒”…

 “伊嗦琊力,现!”

 一道白色的身影立刻从坛中飞了出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哎哟…”皇甫逸痛得唉唉叫。

 “逸儿,你还好吗?”云空立刻上前察看。

 “臭师父,你不把我变在上,干嘛变在地上?把我的股都摔疼了!”

 “好好,算师父不对。逸儿,你现在怎么样了?”

 “怎么样?差点死了!还不是师父害的!”

 “不是师父我,是那个恶毒的银华公主!她竟然跟国师串通好,在避珠上施了法!”

 “笨师父,被女人骗了还差点害死徒弟!幸好我躲进了骨灰坛中休养,旁边有琉光宝典的法力护持,一条小命才保了下来,不然恐怕我就再也见不到我的玄弟了。”

 “玄弟?谁是玄弟?”

 “就是我心爱的小和尚啊。”

 “心爱的小和尚?”云空闻言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是啊,我已经遇到了我今生的挚爱,以后我就要带着他到处游山玩水,逍遥去了!”

 “等等,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去七塔,找回其他的魂魄,投胎转世去?”

 “不去,当然不去!要是投胎转世了,我不就得跟我心爱的小和尚分开了?不去,打死不去!”

 “胡来!简直是胡来!”云空闻言气得直跳脚!“早知道那个小和尚是狐狸,我就让他病死算了!何必还找大夫来救他?”

 “师父?你说什么?我的小和尚生病了?”皇甫逸的身子还十分虚弱,闻言眼前一黑,差点急晕了过去。

 “哎呀,逸儿,你怎么样了?”云空紧张地扶住了他。

 “师父,他人在哪里?快告诉我!”

 “他就在隔壁房里。别急,别急,大夫说他是疲劳过度,加上淋了雨,受了风寒,吃点药就没事了。”

 “不行,我不放心,我要去看他!”

 “逸儿,听师父的话,你别去了,你元气大伤,还需要多休养,我看你还是再回到坛子里,安静地调息两天吧。”

 “师父!你是不是从来不曾真心爱过一个人?我心爱的人生病了,你竟然叫我不要去看他?”

 “我不曾真心爱过人?哼,臭小鬼!师父我谈情说爱谈得轰轰烈烈的时候,你人还不知在哪里呢?”

 “是嘛?”皇甫逸怀疑地看了他一眼“算了,我不跟你瞎扯了,我要去看玄弟。”

 “好,我也去。”

 “师父!我去看我的小和尚,你跟来干嘛?”皇甫逸不地瞪着他。

 “我去跟他说,叫他要为黎民苍生着想,不要老是着你,妨碍你去投胎。”

 “师父!徒儿我郑重警告你,你要是敢这么跟他说,我就再也不理你了!”皇甫逸郑重其事地说。

 “好好,不说不说。”

 “真的?”

 “真的!师父什么时候骗过你?”

 “从小到大,你常常骗我。”

 云空道士为之语

 “希望这次师父不会骗我,不然后果你自己看着办!”

 皇甫逸撂下狠话后,就急忙赶往隔壁房去了。

 ++++++

 静玄从上坐起身时,恰是皇甫逸推门进来时…

 两人四目相对,恍如隔世。

 皇甫逸看到小和尚整整瘦了一大圈,憔悴的模样让他眼眶为之一红,忍不住一个箭步上前,捧起那小小的脸蛋,深情地注视着。

 “玄弟,我好想你,想得快疯了。”

 静玄面无表情地挥开他的乎,冷冷地说“施主请自重。”

 皇甫逸为之一愣。

 “玄弟?你怎么了?难道是病糊涂了?我是你的逸哥哥啊。”

 “什么逸哥哥?贫僧不认识。现在夜深了,麻烦施主请出去!”

 “玄弟,你看清楚,我是你的逸哥哥啊。我们两个的关系如此亲密,你怎么可以忘记?”

 “施主说话请自重。贫僧跟你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看到心上人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皇甫逸怎么受得了,情急之下立刻强吻上去!“呜嗯…不…”

 啪!受到佛门规戒,从没动过的静玄竟然活生生地赏了皇甫逸一巴掌!两人同时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

 “玄弟…你…你打我?”

 男人伤心震惊的表情让静玄的心好痛。

 他天慈悲纯良,从不曾伤害任何人,但如今他竟然伤了自己最心爱的人,虽然是对方不对在先,静玄还是自责不已。

 他忍不住红了眼眶,轻抚着男人俊美的脸庞,颤声问道“疼吗?”

 皇甫逸鼻子一酸,哽咽地说“疼,但我的心更疼…玄弟,你是不是不要哥哥了?”

 静玄闻言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你颠倒是非!是你先不要我的!是你!是你!”

 心上人的眼泪让皇甫逸顿时手忙脚,不知所措,连忙将他抱在怀里,拼命安抚“哥哥怎么会不要你呢?不哭!宝贝儿,不哭!都是哥哥不好!求求你别哭了。”

 静玄恨不能生生世世都这么依偎在心上人怀里,但想到男人总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眼泪就委屈地掉个不停。

 “你走!我受不了你总是神出鬼没,来去无踪。我是人,不是你的玩偶!”

 “玄弟,哥哥不是故意的,我是有苦衷的。你听我说,其实我是…”皇甫逸话到了嘴边,又了回去。

 天啊,如果说出来其实自己是鬼,会不会把玄弟吓跑了?

 “你是什么?说啊。我不希望我们之间有任何秘密。”其实静玄很希望逸哥哥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让他可以了解他不告而别的原因。

 “玄弟说的对,我不应该再瞒着你了。其实…我是鬼!”皇甫逸说完,屏息地看着他的反应。

 静玄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让皇甫逸心中更加忐忑。

 “玄弟…你怎么了?说话啊。”

 “你以为我是傻瓜吗?随便编个理由,我就会相信你?如果你是鬼,怎么能在光天化下行走?”

 “这是因为师父给我了一颗避珠,但因为避珠前几天失效了,我受了伤所以不得已才离开你几天,躲进你随身带着的骨灰坛中。”

 静玄听到这么匪夷所思的故事,只觉得心灰意冷。“够了,真的够了。你不需要再编故事,我也不想再当傻瓜了。从此我们就当作不相识,各走各的路吧。”

 皇甫逸闻言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玄弟,你怎么不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不然我可以飞起来给你看,我…”

 皇甫逸话还没说完,突然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下一刻就虚弱地倒在地上“玄弟…宝贝儿…”

 “不要叫我!你又想耍什么花招来博取我的同情?我不会再上当了!”静玄咬着牙不让自己心软。

 皇甫逸只觉得身体轻飘飘的,好像即将消失般,他痛苦地凝望着心爱的小和尚“玄弟…没想到你这么不信任我…枉费我对你如此真心…罢了…罢了…”

 皇甫逸话未竟,人已经昏了过去!静玄心头大震,连忙飞奔到他身边,将他抱进怀里“逸哥哥!逸哥哥,你怎么了?你别吓我!逸哥哥,快醒醒!”

 云空道士在隔壁房里,一听到小和尚的呼喊,立刻施展法术,穿墙而过!“逸儿!”云空见到徒儿晕倒在地,立刻扑上前去!“你是谁?不准过来!”静玄紧紧将男人护在怀里,不让他接近。

 看到小和尚似乎很在乎自己的徒弟,云空道士对他的排斥才减少了一点。

 “别担心,小师父,我是逸儿的师父,云空道士是也。”

 “你就是逸哥哥常提起的师父?”静玄闻言欣喜若狂。

 他常听逸哥哥提起他的师父,是修行高深的道士,本事大得很。“太好了,道长,求求你快救救逸哥哥吧,他不知为什么突然晕过去了。”

 “别担心,逸儿会没事的,我让他回坛中再休息几天就好。”云空道士右手放在他的天灵盖上,一声低喝“起!”

 皇甫逸立刻化作一缕轻烟,飘啊飘地飞进了云空道士手中的坛子里。

 静玄的怀中一轻,眼睁睁地看着心上人就这么消失不见了,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逸哥哥!”

 “你别叫他。”云空道士连忙阻止“你要让他好好休养,不然很难恢复元气的。”

 “原来…原来逸哥哥没有骗我,他真的是鬼。”静玄眼眶一红。

 “怎么?你害怕了?”云空道士看小和尚很难受的样子,不屑地问。

 “鬼有什么好怕的。我只是难过我竟然误会了逸哥哥,让他那么伤心。都是我不好。”静玄心疼地抚摸着坛子,哽咽地说。

 云空闻言对这个小和尚终于大大改观了。

 “嗯,你这个小和尚不错,难得你心豁达,不在乎你和他人鬼殊途。”

 “我什么都不在乎,只要他能平平安安的。道长,逸哥哥没事吧?他什么时候才能再出来?”

 “过两天就可以了。幸好你有琉光宝典在身,可以加速他复原的速度。”

 “太好了,这样我就放心了。”

 “你放心,我可放不下心。”

 “道长何出此言?”

 “小师父,你可知道逸儿的身世?”

 “我知道他从小无父无母,是道长将他带大的。”

 “哎,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云空道士详细地将皇甫逸的身世说了一遍。

 “阿弥陀佛。逸哥哥竟有如此坎坷的身世,真令人心疼。”静玄闻言对心上人更加怜惜了。

 “你如果真心心疼他,贫道有一事相求。”

 “道长请说。”

 “逸儿命格奇贵,本是九五至尊之相,如今被妖人所害,以至早夭,实在是有违天意。”

 “道长所言极是。”

 “因此贫道才想尽办法,想让逸儿再次投胎转世,生于皇家。这次也是天意,琉光宝典竟然再次现世,并让你和逸儿有了这段奇缘,希望小和尚能体念天意,助逸儿一臂之力,让他早投胎转世!”

 静玄闻言心头一沉。

 云空道士的请求无异是要他和逸哥哥永远分开…<倩男幽魂> m.IGmXs.Com
上章 倩男幽魂 下章